茶友,尘世的朗月清风

  茶是水中的君子。总爱喝独茶的人不多,君子贵和,与人为善,乐于分享,但又和而不同,才显修为,也得人生妙趣。
  因此,喝茶,总能遇上几个可心的茶友,人不必多,三五即可,哪怕只有一人相伴,也是一大乐事。周作人在《喝茶》中说: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
?
  爱茶之人的茶友也必清新脱俗,带着茶的灵气和清芬,古往今来,多有佳话。
?
  茶圣陆羽和诗僧皎然便是好茶友,他们一起论茶品味,以茶诗相互唱和,单单皎然写给陆羽的诗,《全唐诗》记载的就有二十首,其中《访陆处士羽》云:
?
  太湖东西路,吴主古山前。所思不可见,归鸿自翩翩。何山尝春茗,何处弄春泉。莫是沧浪子,悠悠一钓船。
  诗句字里行间都是心向往之,可见皎然对陆羽青眼有加。彼此心有戚戚,又有茶作为彼此共同的心头所爱,难怪要一而再地交游唱和,来表达彼此的倾慕。
?
  相比陆羽和皎然这对相亲相爱的好茶友,白居易和茶友韬光禅师间的交往,就有些颇有意思的小波澜。白居易任杭州刺史的两年间,钟爱西子湖的茶与泉,喜与灵隐寺的韬光禅师汲泉烹茶。
  一次白居易用诗邀韬光禅师一起饮茶:“命师相伴食,斋罢一瓯茶”。哪知道韬光禅师性情孤高,厌恶城市喧嚣,以《谢白乐天招》回绝:
?
  山僧野性好林泉,每向岩阿倚石眠。
?
  不解栽松陪玉勒,唯能引水种金莲。
?
  白云乍可来青嶂,明月难教下碧天。
?
  城市不能飞锡去,恐妨莺啭翠楼前。
  白居易并不在意韬光的谢绝,反倒自己跑去山上找韬光一起烹茶,现今杭州韬光寺的烹茗井,相传就是他们一起烹茶的地方。
?
  爱茶之人,难免有精神上的洁癖,可因为对茶的钟情,便让彼此多了包容与理解,人爱茶,茶也以它特有的方式去爱人。
  爱茶的你,也定有自己心头难以割舍的茶友,或是心意相通,或是言谈投机,又或者彼此无话只为眼前的悦目赏心。总有人会是你饮茶时的念想,不为其他,只为一盏茶里的共鸣。
?
  茶友,当是这尘世间的朗月清风,无需一钱,无比珍贵。
?
责编:yunhong
普洱茶品牌推荐
? 林肯娱乐官网

林肯娱乐官网 www.funkybrownz.com